国家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影响 ——以山东省枣庄市为例

目录

摘要 1

关键词 1

Abstract 1

Key word 1

一、绪论 2

(一)研究背景与意义 2

1.研究背景 2

2.研究意义 2

(二)研究内容、技术路线 2

1.研究目的 2

2.技术路线 2

二、概念界定与文献综述 3

(一)国内研究综述 3

1.实证角度 3

2.理论角度 4

(二)国外研究综述 4

(三)文献述评 5

三、模型介绍 5

(一)时间序列概述 5

(二)单位根检验 5

(三)协整回归 5

(四)协整检验 6

(五)长期均衡关系 6

四、研究地区概述 6

(一)数据来源及说明 6

(二)枣庄市财政支农概况 6

(三)枣庄市农民收入变化特点 7

五、实证分析 8

(一)协整检验 8

(二)模型效果与经济意义 9

六、结论与政策建议 10

(一)实证结论 10

(二)政策建议 10

致谢 11

参考文献: 12

国家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影响

——以山东省枣庄市为例


摘要:本文依据枣庄市1996-2015年的统计数据,在系统梳理国家财政中关于支农支出和农民收入概念的基础上,分析了枣庄市财政支农资金和农民收入的现状,并据此谈及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的影响,通过财政支农支出与农民纯收入关系的经济模型的建立,笔者发现,枣庄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影响显著且具有正向相关关系,且即2008年后,其他因素对枣庄农民收入也有较大影响。进而,我们要改善财政支农支出结构,切实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为实现全面小康做出贡献。


关键词国家财政支农支出;农民收入;单位根检验;协整;

The Impact of National Fiscal Expenditure on Farmers’ Income

——A Case Study of Zao zhuang City, Shandong Province

Student majoring in rural regional development Cheng Hanshu

Tutor Zhu Bingying

Abstract: This paper combs the concept of national financial expenditure on agriculture and farmers’ income, and explores the impact of agricultural expenditure on farmers’ income. According to the statistical data of Zao Zhuang City from 1996 to 2015,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financial support for agriculture and the income of farmers in Zao Zhuang City, establishes the economic model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financial expenditure on agriculture and the net income of farmers, and finds that the expenditure of Zao Zhuang financial support has significant effect on farmers’ income with the positive correlation, After 2008, other factors have an impact on the income of farmers of Zao zhuang, and then we must improve the financial support for agricultural expenditure, and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income of farmers, improve the lives of farmers, to achieve a comprehensive well-off to contribute.

Key word: National financial expenditure on agriculture;Farmer income;Unit root test;Cointegration;

一、绪论

(一)研究背景与意义

1.研究背景

在中国,农村人口占到总人口的50.32%,同时这一部分人群也是低收入人群,因此,要实现中国从经济大国到经济强国的转变,必须提高广大农民这一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更重要的是,自十八大以来,中央全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试图改变国内消费低迷的状况摆脱经济过度依赖出口的局面,充分发挥国内消费潜能,保持经济良好发展的势头。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中国出口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失业人数大幅增加,这无疑在提醒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性,即逐步从依靠外需转向内需。这其中最大的潜力还在于农村消费市场的启动。因此,农民增收问题成为了现阶段我国各项工作的重点。

2.研究意义

中国是拥有13亿人口的人口大国。从国际角度来讲,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数的1/5,世界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贡献,世界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的提高更需要中国人民的不懈努力。然而,中国农民人口占到中国总人口的60%,所以提高中国人民的平均收入首先要帮助农民群众实现致富。从国内角度来讲,在中央供给侧改革全面落实推进的大背景下,农业供给侧改革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本文基于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关系的探究能够将二者相关关系定量化,这对于针对性进行财政投入从而提高农民的收入具有重要的意义。

枣庄市位于山东省南部,是山东省的南大门,南接江苏,西靠安徽,拥有极为突出的区位优势。本文以枣庄市财政支农与农民收入的实际情况出发并结合国内外的理论和实践以及他人研究的成果,探讨枣庄市财政支农支出之于农民收入影响的具体表现。本文的研究结果对于善农民收入理论体系的完善,农民增收缓慢问题的解决,政策实效性和管理科学性的实践以及决策的可行性实施等方面均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二)研究内容、技术路线

1.研究目的

探究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的影响是本文的出发点及根本目的。下文提到的财政支农支出主要由财政农业支出、财政林业支出和水利支出三方面构成,财政支农支出的增加能够有效改善农村基础设施的条件和农村生产工具的升级,四项补贴对农民种粮积极性的提高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进而提高粮食的质量和数量,提高农民的收入。在基于上述定性经济角度说明的基础上,本文拟建立符合本例的计量模型来论证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的影响。

2.技术路线

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分析

搜集该地区的财政支农与农民收入的相关数据数据

查阅相关文献,最新研究成果整理

阐述我市财政支农的概况

阐述我市近二十年农民收入变化方法

基于数据进行实证分析进度

利用协整回归分析,得出回归方程系数

单位根检验,分析数据的平稳性

得出研究结论,提出对应政策建议。

撰写论文

图 1 技术路线图

二、概念界定与文献综述

(一)国内研究综述

1.实证角度

罗东将财政支农支出分为支援农村生产支出和各项农业事业费、四项补贴、农村社会事业发展支出、农产品储备费用和利息这四个统计口径,同时以农民的收入为解释变量、四项支出为自变量建立了似不相关回归模型,结果表明与农民收入的相关性最高的是自变量为四项补贴,提出促进农民增收需在保持农村社会事业发展支出稳定增长的基础上逐步加大对另外三项投入力度;[1]苏月霞则以财政林业投入、财政农业投入、水利及其他投入为分析对象,通过协整分析表明农民增收的显著性作用因素为加大财政农业投入;[2]刘耀森另选取了四项支出费用作为自变量,同样通过协整分析得出农村生产支出和农村基本建设支出对农民收入有促进作用,农业科技费用和农村救济费支出对农民收入有抑制作用;[3]杨建利、岳正华在协整分析的基础上集合了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单位根检验等方法,得出增加财政支农资金投入能够促进农民增收但使用效率偏低的结论,并提出改变资金的使用结构和加强监管力度来保证资金的投入回报比;[4]孟志兴、孟会生将山西省财政支农支出总量和农民收入分别作为自变量和解释变量,构建模型运用单位根检验、协整分析,得出结论:要保证农民收入不断地增加必须保证投入总量不断增加同时优化支农投入的结构,真正做到专款专用。[5]

2.理论角度

(1)从政府支出单角度分析

黄小舟、王红玲以财政对农村基本建设支出、财政对农业基本建设支出、财政用于农村救济费支出为分析对象,通过回归模型的建立分析得出支援农业生产和农村救济费对农民增收有显著促进作用,对农村基本建设投入则不利于农民增入;[6]刘玉川提出应将改变财政支农支出的投入结构,他认为为保证农民收入持续稳定的增加,应以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为着眼点;[7]王德祥等指出:中央及地方政府对于农业的支出比例仍需不断提高,同时建立健全地方财政体制并建立相关的审计制度以达到促进农民增收的目的; [8]蒋庆祥进行了对国外财政支农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分析后,提出了符合我国实际情况的财政支农的方式:将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新型的农业生产经营管理体系作为工作的重点,并在推进财政支出的同时大力鼓励农民借助市场力量进行生产,从而保障农业以良好的发展势头稳固发展;[9] 金人庆提出中央政府要加速对农民、农村投入的增加,完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从根本上提升农民生活水平;[10]在新形势下,胡德仁等论证得到:提高农民的收入是财政支农的最终目标,因此,总结支农资金使用效率较低的原因,并提出相对性的解决措施,才是实现农民收入持续稳定增长的有效途径。[11]

(2)从政府支出和市场投资多角度分析

韦巍、刘金林通过对国家支农资金支出和农民收入绝对值和增长率进行比较分析,表明广西财政支农力量比较薄弱,从而论证出提高农民收入的两个途径,建立健全财政支农稳定增长机制和扩展财政资金进入农村的渠道;[12]王启将农村信贷和财政支农资金为分析对象,基于C-D生产函数的模型,并进行回归分析可看出,农村信贷和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纯收入增加的滞后性较为明显,无显著促进效果。王启提出整合财政支农资金的分配部门和对监管财政支农资金利用进行立法,使资金利用效率得以保障的同时达到提高农民收入的效果;[13]温涛将农村信贷和财政支农资金进行对比研究,提出农业投资概念并且阐述了农村信贷和财政支农资金投入的增加会促进农业投资的增长,并通过回归分析得出农民收入与农业投资呈正相关然而由于农村信贷和财政支农资金投入转为农业投资的比率较低,从而农民收入增长不明显,最后他基于分析结果提出可通过建立健全的农村金融法规制度、优化财政支农资金的结构以及完善农村金融市场体系来提高资金的配置效率,最终实现提高农民收入的终极目标;[14] 赵磊、刘河北利用回归模型,将财政支农资金、生产型固定资产和人力资本为分析对象,表明人力资本投入和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增收有正向促进作用,进而提出在不断提高财政支农资金的基础上,改善农村居民教育和医疗条件来达到增加农民收入的目的。[15]

(二)国外研究综述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财政政策一直被视为支持国家农业发展的重要手段,基于财政政策的研究成果,国外制定了一系列支持国家农业发展以及农民增收的政策。为了提高农民收入较低的状况,美国在1933年颁布了《农业调整法》,其内容主要制定了利于农民增收的农业政策。在20世纪50年代末,欧洲共同体成立后,为了加快欧洲各国的农业现代化的进程,欧洲各国学术界展开了一系列关于农产品进出口贸易、农业政策和惠农助农措施的研究以期望提高农民的收入[16]。Barro基于政府公共产品投入与经济增长的数据进行探究,得出短期内政府投入增加会提高经济发展速度,过了某一时间点后,政府投入对经济有抑制作用[17]。Lin 探究农业政策对农业生产的影响并且以农业改革后,以承包家庭的比例作为自变量进行分析,认为新政策和制度改革对农业生产率有促进作用[18]

(三)文献述评

通过大量文献研读发现,目前研究中主要对省级地区进行研究,并没有对更小范围内地区进行针对性分析;同时从前文的文献阐述中可看出,大部分学者对不同财政支农资金的投入对农民收入的影响进行了初步分析,但对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收入的具体影响并没有作深入探讨。所以,应对财政支农资金的变化对农民收入的非农部分和农业部分的影响作进一步阐述,才能提出对实现农民收入稳定持续增长具有建设性的解决措施和政策性建议。

根据学者们所做的大量实证分析研究,发现不同地区不同时期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收入的影响程度有所不同,说明影响农民收入的作用因素较为复杂,但是不同地区也存在相对趋同结论:首先,在将四项财政支农资金项目作为分析自变量进行模型分析时,得出结论为农民收入的增加多部分来自四项补贴的增加;第二,在总结我国各省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收入影响的过程中可看出我国财政支农资金较为突出的问题,即财政支农资金利用效率较为低且资金结构不尽合理。因此,政府应出台相应法律和监管体系来不断对财政支农资金利用进行监督,保证财政资金利用的充分性和有效性。

三、模型介绍

(一)时间序列概述

时间序列是指同一个体在在不同时间点的数据。对于离散序列,记随机变量的相应观测值为。并且,如果该时间序列是平稳时间序列,则该时间序列的期望、方差、自协方差、自相关系数等特征不随时间变化。对于平稳的单个体时间序列,一般可以建立AR、MA、ARMA、GARCH等模型,从而进行参数估计、预测等分析[19]

(二)单位根检验

然而,在实际中,许多时间序列是非平稳的时间序列即存在单位根。如果对非平稳时间序列按照平稳时间序列的处理方法会导致自回归系数的估计值向左偏于0、传统的t检验失效、两个相互独立的单位根变量出现伪回归等问题。因此,首先需要对时间序列的平稳性进行检验。检验时间序列平稳性的方法有DF检验、ADF检验、PP检验、DF-GLS单位根检验等方法。本文仅使用ADF检验这一方法。ADF检验对时间序列平稳性检验以AR模型为基础,建立模型如下:

公式 2‑1

对其进行变形可得如下方程:

公式 2-2

ADF检验根据小概率原理设置原假设为,即为非平稳时间序列。如果ADF统计量数值大于临界值,则小概率事件发生即为非平稳时间序列。

(三)协整回归

对于非平稳时间序列,传统的处理方法是对其进行差分,差分后的时间序列一般是平稳的时间序列。但是,对非平稳时间序列进行差分后的变量经济意义与原时间序列不同。同时,根据实际情况,我们仍需要使用原序列进行回归。这时通常建立协整回归模型进行分析。协整分析是基于多个非平稳时间序列之间存在某种“长期均衡关系”即共同的趋势,则可以对这些变量作线性组合而去掉这一随机趋势。具体而言,假设和均是n阶差分平稳序列即,二者可表示为:

公式2-3

公式2-4

其中,为随机游走过程即,,、、均是白噪声序列。由于和拥有共同的趋势项,故二者的的某线性组合是平稳的时间序列即是平稳的时间序列。此时称和是协整关系。

(四)协整检验

关于如何判断一组时间序列是否具有协整关系,Engle和Granger(1987)提出EG-ADF两步法。第一步,用最小二乘估计(OLS)估计协整系数,即。第二步对上述协整回归的残差序列进行ADF检验以判断残差序列的平稳性。如果残差序列是平稳的,则和具有协整关系[20]

(五)长期均衡关系

如果确认和具有协整关系,估计的协整关系即就表明了和的长期均衡关系,其中和为协整系数。协整系数经济意义是如果变动了1%,则长期内变动了。

四、研究地区概述

(一)数据来源及说明

财政支农支出统计口径有很多种, 2007年以后财政支农资金的统计口径为支援农村生产和农林水气事业费、农村基本建设、农村科研三项费用、农村救济费等。鉴于地级市统计能力有限,并结合已有研究,本文的财政支农资金主要有三部分构成,财政农业支出、财政林业支出、水利其他投入[21]。农民收入则是用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来衡量,本文数据均查阅来自《枣庄统计年鉴》。

(二)枣庄市财政支农概况

1.财政支农资金总量持续增加

1996-2015年间,枣庄市财政支农支出由1.05亿元增至31.36亿元,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44%。以上数据表明,枣庄财政支农的力度逐年增加,其中2009年最为显著,财政支农支出增长率达到了41.56%,且年增长率均维持在15%以上。总体上,近二十年来枣庄市财政支农规模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势,仅有个别年份有所减少,如1999年和2000年,减少幅度都不超过3%。

2.财政支农所占财政总额的比例起伏明显

1996年-2015年,枣庄市财政支农支出的比例高低起伏,较不稳定。总体来说,可以分为三段来描述:第一阶段,1996年-2001年,财政支农资金占全省财政支出的比重从1997年开始的10.36%下降至2001年的7.36%;第二阶段,2002年-2011年,这一阶段起伏比较大,先增长后下降,其中最低下降至7.2%,最高上升到了10.09%,波动幅度达到了3%;第三阶段,2012年-2015年,这一阶段整体呈上升趋势,从2012年的9.14%逐步上升到13.27%,20年总体情况表现为先下降后上升在下降又上升。

3.财政支持效益逐步凸显

中央多年将农村的建设、农民的增收、农业的发展作为各部门的工作重点,随着工作的不断推进,在农村基础设施不断改进的基础上,农民的生产经营管理经验逐步提高, 现在已经达到机械化作业,2015年农林牧渔业产值达到了162975万元规模,其中农、林、牧、渔总产值分别达到118158万元、16904万元、293504万元、49100万元,同比均有所增长。2015年粮食总产量达到了2015791吨,粮食、棉花、油料的单产增加至472.1公斤/亩、95.8公斤/亩、286.8公斤/亩。

图 2 枣庄市农业财政支出占财政总支出折线图

(三)枣庄市农民收入变化特点

1.收入水平持续稳步增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民收入水平保持了稳步增长的态势,2015年农村居民纯收入达到12038元与2014年12145元基本持平,与2013年的10878元相比增长了11.65%,同2005年相比增长了3倍,农民对农业的经营收入和务工的工资收入成为了农民的主要收入。

2.城乡收入差距扩大

从下表可知,城镇居民在总量上比农村居民收入高的前提下同时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速也高于农村居民,但在2012年情况有所好转,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开始高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速,在2012、2013、2014分别达到14.40%、13.24%、11.65%,均高于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增速的13.7%、9.92%、9.34%。但是总体来看,城乡收入差距是在不断扩大的,2005年城乡居民收入分别为9881元和4221元,但在2015年分别为25792元和12038元,绝对值差距从5660元扩大到13754元,城乡收入差距稳定在2.2倍。

3.地级市区域间差距明显

受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农业技术水平和农业经营管理方式的限制,农村居民地区差异性性明显,2015年鲁南地区枣庄市、菏泽市、济宁市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分别为12038元、9308元、12570元,远低于东部沿海地区青岛市、烟台市、威海市同期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16730元、15540元、16313元。长三角地区苏州、无锡、常州的25580元、24155元、23780元也远高于我市农村居民的人均纯收入。

4.农村居民收入结构变化明显

如图可见,自2005-2015年工资性收入呈上升趋势,农民进城务工的收入成为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家庭经营收入自2005年以来增长幅度不大且近两年有下降趋势。2015年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为6759元比2005年1397增加了5362元,增长了3.8倍,而家庭经营性收入在2013年增加至7015元,增长了3044元,但从当年开始下降至2015年的4219元,说明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比较突出,多数农民选择离乡务工。

表格 1 枣庄市城乡收入对比表

年份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

增速

农民人均纯收入

增速

2005

9881

16.62%

4241

15.52%

2006

11020

11.53%

4687

10.52%

2007

12585

14.20%

5161

10.11%

2008

14320

13.79%

5723

10.89%

2009

15651

9.29%

6255

9.30%

2010

17630

12.64%

7103

13.56%

2011

20193

14.54%

8397

18.22%

2012

22960

13.70%

9606

14.40%

2013

25238

9.92%

10878

13.24%

2014

27596

9.34%

12145

11.65%

2015

25792

-6.54%

12038

-0.88%

图 3 枣庄市农民收入结构变化图

五、实证分析

本部分的主要内容是利用协整模型对枣庄市的数据进行定量分析。首先,判断枣庄市财政支农支出与枣庄农民纯收入是否具有协整关系;其次,建立协整模型对参数进行估计以及相应的计量经济学检验;最后对模型的经济学意义进行解释并得出结论。

(一)协整检验

协整模型主要作用是非平稳时间序列之间的长期数量关系。首先,需要对财政支农支出记为X和农民收入记为Y时间进行ADF检验。从表格2可知枣庄财政支农支出和枣庄农民收入的ADF检验结果显示二者均是非平稳时间序列。同时,二者的一阶差分序列也呈现出非平稳时间序列的数量特征。但是,二者的二阶差分序列均是平稳时间序列即是二阶单整的。其次,根据枣庄农民收入和财政支农支出的时间序列图(见图4)可以看出两个变量的变化趋势大体一致,即初步可认为二者间可能存在一种长期均衡关系。

最后,对二者的关系进行EG-ADF两步法检验。第一步,建立如下模型:

由于从图4可以看出枣庄财政支农支出和枣庄农民收入时间序列图具有一定的指数化特征,因此在因变量和自变量进行对数处理。在参数估计方法上,本文使用最小二乘方法对参数进行估计,结果如下:

(-7.37)(43.03)

其中,调整可决系数为0.9898;F统计量数值为1851。第二步,对上述模型的残差序列进行ADF平稳性检验。图5为残差序列的时间序列图,可以看出此残差序列上下波动具有一定的平稳性。同时,在残差序列的ADF平稳性检验中,ADF统计量的数值为-4.275,在5%和10%的显著性水平下均说明残差序列是平稳性时间序列。因此,枣庄财政支农支出和枣庄农民收入具有协整关系。

表 2 ADF平稳性检验表

序列

ADF模型

ADF值

1%临界值

5%临界值

10%临界值

结果

X

(Intercept,3)

-0.664

-3.75

-3

-2.63

非平稳

Y

(Intercept,3)

-1.206

-3.75

-3

-2.63

非平稳

D(X,1)

(Intercept,3)

-4.109

-3.75

-3

-2.63

平稳

D(Y,1)

(Intercept,3)

-1.655

-3.75

-3

-2.63

非平稳

D(X,2)

(Intercept,2)

-3.65

-3.75

-3

-2.63

平稳

D(Y,2)

(Intercept,2)

-3.67

-3.75

-3

-2.63

平稳

注:D表示差分序列;Intercept 代表ADF检验模型仅含有常数项;2或3代表阶数

图 4 财政支农支出和农民收入时间序列图

图 5 残差时间序列图

(二)模型效果与经济意义

首先,从回归结果可知参数均通过t检验以及F检验即参数显著不等于0,并且调整可决系数为0.9898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较好。最后,图6是模型的拟合效果图,刻画了枣庄农民收入真实值和模型的拟合值。从图6可以看出模型的拟合效果较好,枣庄农民收入真实值和拟合值的误差较小。

从经济意义角度上可以看出,枣庄财政支农支出对枣庄农民收入是正相关关系,且如果枣庄财政支出变化1%,则枣庄农民收入同方向变化0.51%。

图 6 模型拟合效果图

六、结论与政策建议

(一)实证结论

从实证部分可以看出枣庄财政支农支出对枣庄农民收入具有较大影响。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这一时间段,枣庄农民收入仍未摆脱依赖财政补贴等财政支出的现状。但是,仍然可以从图6看出从2008年之前枣庄农民收入的真实值与拟合值几乎重叠,枣庄农民靠财政支农支出“吃饭”,但是从2008年之后,枣庄农民收入真实值和拟合值之间的误差加大,说明一定程度上,其它影响因素同样对枣庄农民收入产生显著影响。这些因素可能是枣庄农民收入来源多元化等。

(二)政策建议

1.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整合资金范围

由于“三农”长期处于弱势地位,虽然财政支农资金的绝对规模和相对比重都增长的比较快,但仍然显得十分不够。鉴于目前枣庄市内县级财政普遍赤字和地方债务风险高的现状,应构建中央和省级财政为主、市县为辅的财政支农投入的保障体制,降低市县财政的配套比例,做到专款专用;第二,对性质相同、用途相近的专项资金都纳入整合范围,支持主导产业和重点区域发展。

2.调整财政支农资金结构,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三农问题在一段时间内将成为我国的农业部门的工作重点,同时我市应在保证种植业、畜牧业、林业协调发展的基础上因地制宜投入财政支农资金,在全市范围内统筹财政支农资金,发挥地缘优势构建特色产业带同时健全绩效评估体系,激励区县进行农业资金创新应用。

3.创新支农的支持体系

首先,应努力开辟资金来源的新渠道,吸引财政资金的集聚功能,创新财政融资机制,吸引各类信贷资金和私人资本投资农业和农村建设;第二,通过财政资金的整合有利于农业资源要素的整合,把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诸要素进行整合,对农业项目新型创新,才能稳步提升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22]

4.加强财政支农资金的监管工作,明确责任

财政支农资金整合后,资金规模更大,贪污和挪用的风险就越大。如果对支农资金的监督工作不到位,由此导致的风险损失将会更大。因而,我们要积极完善资金监督方式,实施全程监管和多元监管,调动社会舆论监督、农民自发的监督力量在政府监督机关之外对财政资金进行监督,切实保证资金应用在改善农民生活领域上。

致谢

本科生活对于我来说稍众即逝,时光可谓是荏苒。回想自己曾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大学。当时天下着蒙蒙细雨,自己是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走进校园,走进自己住了四年的宿舍。我认识了自己的室友,自己的同班同学。本科生涯让我成长很多,从高中时代懵懵懂懂的我,到现在对人生有了明确的目标以及方向和计划。这里离不开学校、导师和其它老师以及我亲爱同学的帮助。论文的完成预示着本科时光的即将结束。在这里我要向我的学校、老师们、同学们致谢!

首先,感谢学校提供的优越学习条件,无论从硬件设施还是软件在国内高效都是一流的。大学的教室以及宿舍条件给予了我舒心的环境,这能够让我安静,无生活烦恼的全身心学习。最重要的是,让我体验了国内一流高校的学习氛围,学校自上而下的孜孜以求的学习态度让我记忆深刻。学子的刻苦、努力深深的激励着我。

其次,感谢对我关怀照顾的老师们。很荣幸遇到我的导师,我的导师对学生尤其负责,学术水平高超。导师对于学生的学术要求抱有期望。我在这里对老师的期望深感感到羞愧,一次次的没有完成导师的期待,同时向他表示诚挚的感谢。同时,我要感谢教授我各个科目的老师们,老师们不仅传授了专业的知识,更重要的教会了学习方法、思考方式。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辅导员老师。我第一次和辅导员老师打交道就感受到了同学们所说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我这个人一向是马虎的,有时候忘了做一些学校要求的事或者遇到什么困难。这些都是我自己的错,但是,辅导员老师依然对我如此和蔼。这让我深刻认识自己的缺点以及辅导员老师的和蔼。这里,我向您表示深切的感谢!

最后,我要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同学们,尤其我的室友。自己面对了许多困难,每一次寻求同学的帮助,同学都是热切的帮助我。在班级里能够感受到同学们亲切的感情,这是我一生要珍惜的同学之情。这里,同样要特别感谢的室友,他给于了许多许多的帮助,是我的好同学,我的好朋友。

参考文献:

[1]罗东,矫健.国家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收入影响实证研究[J].农业经济问题,2014(12):48-53.

[2]苏月霞,高雷.江苏省财政支农支出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实证分析[J].江苏农业科学,2013(10):393-396.

[3]刘耀森.财政支农支出与农民收入增长的实证分析[J].广西社会科学,2011(11):61-64.

[4]杨建利,岳正华.我国财政支农资金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实证分析——基于1991~2010年数据的检验[J].软科学,2013(01):42-46.

[5]孟志兴,孟会生.山西财政支农支出与农民收入关系实证研究[J].中国城市经济,2011(03):57-59.

[6]张瑞德,蔡承智.新农村建设中的农民收入问题研究——基于贵州省的实证分析[J].改革与战略,2010(06):120-123.

[7]刘玉川.财政支农与我国农民收入关系实证研究[J].财会研究,2010(22):9-11.

[8]王德祥,李建军.新农村建设、财政支出与农民收入增长——基于贵州省遵义市12个县的实证分析[J].农业经济问题,2009(02):42-47.

[9]蒋庆洋.公共财政如何反哺“三农”——我国财政支农的框架分析[J].财政研究,2008(11):46-48.

[10]金人庆.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范围建立支农资金稳定增长机制[J].求是,2006(08):34-36.

[11]胡德仁,刘亮.我国财政支农政策绩效及政策选择[J].调研世界,2003(10):20-22.

[12]韦巍,刘金林.广西财政支农与农民收入增长的实证研究[J].经济研究参考,2015(05):28-30.

[13]王启.财政支农资金、农业信贷对农民收入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基于江西省的数据[J].农业考古,2013(01):320-324.

[14]温涛,王煜宇.农业贷款、财政支农投入对农民收入增长有效性研究[J].财经问题研究,2005(02):78-83.

[15]赵磊,刘河北.新常态背景下财政支出与农民收入增长[J].江汉论坛,2015(04):10-15.

[16]Shalk,Glenna,Helmers.The evolution of farm programs and their contribution to agricultural land values[J].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2005(5):1190-1197

[17]Barro. Government Spending in a simple model of endogenous growth [J].The Jour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0(98):103-125.

[18] Lin, J. Y., Rural Reforms and Agricultural Growth in China [J].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92, 82(1):34-51.

[19]伍德里奇.计量经济学导论[M].第四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323-325.

[20]伍德里奇.计量经济学导论[M].第四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378-381.

[21]姚屹浓.湖南省财政支农与农民收入增长关系实证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2(14):46-17.

[22]陈池波.财政支农资金整合问题研究[M].第一版.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5:240-24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