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博士后陈龙以外卖为题的博士论文(北大博士后外卖小哥论文)

近日,“北京大学博士后送半年送科研”问题成为网络热点。

2018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陈龙为了完成博士论文的田野工作,经历了五个半月的外卖骑手劳动。陈龙在媒体上报道了自己这半年当骑手的经历。

据陈龙向媒体自我汇报,2018年,为了完成博士论文,他加入了北京中关村的外卖骑手团队,花了五个半月的时间进行实地考察,每天送外卖,体验骑手的劳动过程。他很好奇成千上万的骑手是如何在全国各地的城市街道和小巷中行走的,看似混乱但却有序。他的论文今年就要发表了,他所有的调查始终围绕着社会学中的一个核心命题:资本如何控制工人,工人如何反抗?

5月9日,来自《The Paper》的记者通过CNKI发现,陈龙的论文《数字控制下的劳动秩序:外卖骑手的劳动控制研究》近日发表在《社会学研究》2020年第6期。陈龙在摘要中说:“遵循马克思技术控制的思想,本文从组织技术和科学技术的角度研究了销售骑手的劳动过程。”

陈龙通过自己的经历指出:“一方面,通过平台公司控制权的再分配,平台系统和消费者取代了平台公司来管理骑手。平台公司看似放弃了对骑手的直接控制,实则淡化了雇主的责任;劳资冲突也相应转移到平台系统和消费者身上。另一方面,“数字控制”是从物理机器和计算机设备升级到虚拟软件和数据。平台系统通过巧妙收集和分析骑手数据,并将数据结果反馈给骑手,使劳动订单成为可能。”

陈龙认为:“数字控制不仅削弱了骑手的反抗意愿,也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参与到对自己的管理中。数字控制也表明,资本控制的手段不仅在从专制走向霸权,而且在从实体走向虚拟。”

本报记者注意到,陈龙以自己的交付经验为例,分析了交付平台系统存在的问题。

例如,陈龙的论文引用了他在外卖团队微信聊天群“数字控制下的骑手自治”一节看到的一段对话:

纸质截图

陈龙解释说,莱德口中的“备案”是指,当因餐厅就餐慢而导致送货工作延误时,莱德可以通过“备案”延长送货时间。“待定订单”是多年来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发明的一种策略。原则上,骑手应该在收到订单后立即去餐馆。但是,在骑手给平台系统反馈之前,如果平台系统收到目的地相同的新订单,新订单将发送给同一骑手。是否会有这样的订单完全取决于运气,所以骑手通过“等待订单”来试试运气,也就是拖着不给平台系统反馈“确认取餐”。“待处理订单”实际上是一种延迟交货时间以换取更多订单的策略。但当骑手想“持单”,又不想因为“持单”而耽误交货时间时,弥补“持单”造成的时间损失就成了骑手面临的首要问题。

他在文中指出,延长送餐时间的相应方法是“报告”,但“报告”需要满足三个前提条件:一是骑手在餐厅附近;二、骑手在店内已超过5分钟;第三,餐厅没有按预期时间吃饭。对于有经验的骑手来说,很容易满足“注册”的前提条件。首先,骑手与大多数餐厅的直线距离在500米以内(对“餐厅附近”的要求是直线距离在500米以内);其次,因为在500米以内,所以骑手可以在同一个地方点击“确认到店”,让同一个地方的“待定订单”满足到店5分钟以上的要求;最后,在匆忙中,即使餐厅已经上菜,骑手仍然可以坚持认为餐厅没有在预期时间内上菜或找不到订单。最终,骑手可以通过“备案”前一单,即谎称是餐厅送餐慢导致的,而不是他的“未决订单”,来延长前一单的交付时间。

在文章的最后,陈龙认为,虽然平台系统对骑手数据的管理是客观的,但背后有利益导向。技术再怎么飞跃,本质上还是为资本服务的。对技术神话的盲目推崇,往往会让我们对幕后操作放松警惕。所以要看到,平台系统并不是一个客观中立的“管理者”,在“数字控制”的背后有一个资本操纵的身影。如果社交媒体和购物网站的内容会根据受众的偏好和习惯进行推送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那么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互联网平台公司正在将他们收集的数据应用到最大化其利益的管理中。

陈龙写道:由于人们的日常生活被各种互联网平台包围,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工作人员,都必须看到数据潜在的阴暗面,警惕技术背后的资本操纵,通过反思、批评和行动来抵制平台公司的数据侵权。

来源:报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