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笛和戏曲音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摘要:中国戏曲音乐丰富多彩,戏曲音乐的伴奏也令人眼花缭乱。歌剧音乐的配器需要多种乐器相互配合,其中长笛是歌剧音乐中不可缺少的伴奏乐器之一,为歌剧音乐增添了鲜艳的色彩和味道。本文从戏曲音乐配器的角度,以曲笛南部与昆曲音乐的配合为例,探讨竹笛与戏曲音乐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

关键词:竹笛艺术戏曲音乐竹笛演奏曲笛南部昆曲音乐

在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中,竹笛被誉为“东方文明的曙光”。在其自身的发展过程中,竹笛已经成为一种具有中国文化和鲜明民族特色的乐器,广泛应用于各种音乐场合。竹笛独奏、合奏、伴奏等表演形式趋于成熟。值得一提的是,竹笛在中国传统戏曲音乐中占有重要地位。由于南北差异,竹笛在其发展的早期就伴随着中国传统戏曲音乐。

一、歌剧音乐的构成及应用

中国歌剧历史悠久,集诗歌、音乐和舞蹈于一体。它既有文学积淀,又有舞蹈节奏,同时又与歌唱完美结合。《没有音乐就没有戏》讲述了音乐在中国传统戏曲中的作用。歌剧中人物的演绎,戏剧冲突的推进,情绪的起伏,舞台气氛的渲染等等,都需要音乐的辅助。古往今来,几乎所有优秀的剧目都有完美的伴奏音乐支撑,伴奏音乐贯穿于戏曲表演的全过程,在表达人物情感、推动剧情发展方面起着关键作用。歌剧音乐作为歌剧与观众之间的交流纽带,能够将剧情传达给观众。

戏曲音乐主要指演唱和伴奏音乐两部分。唱歌是需要声音和味道的,比如著名的黄梅戏,有一种动人的韵味,唱起来就像流水一样,委婉细腻。黄梅戏有三种唱法,即“主唱法”、“多彩唱法”和“华丽唱法”。根据这三种唱法,会有相应的腔。虽然差别很大,但三种唱法会有一个基本相同的腔,在一些具体的人物安排和锣鼓的插入点上有相对固定的位置。可见黄梅戏属于曲牌结构,其伴奏音乐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民族特色。原因是黄梅戏来自农村,是广大人民群众在日常工作中创作的,打击乐在早期黄梅戏的伴奏乐器中占有重要地位。

黄梅戏在乐队构成上要求鼓板和胡岳的主要表演,分为吹、拉、弹、奏四个部分。根据剧情需要,进行人员配置和乐器组合。一般有一人从鼓槌、大提琴、琵琶、扬琴、唢呐、笛子、锣等。这种结构配置属于传统模式,而现代模式是指在此基础上可以增减人数,乐队的结构可以根据不同的演奏进行调整,特别强调长笛的使用。从黄梅戏的乐器伴奏可以看出,在戏曲音乐的发展过程中,乐队的配器起着不寻常的作用,乐队在刻画人物、设定舞台基调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第二,利用曲笛南部

南方的竹笛以曲笛为主,音色醇厚、悠扬、委婉,用摇、打、倚等技法演奏。南方有几种戏剧形式,最突出的是昆曲。昆曲流畅委婉,主要伴奏乐器是曲笛。作为昆曲的主要乐器,曲笛的演奏风格会受到昆曲的影响。甚至有些笛子作品还有昆曲旋律。比如蒋显伟老师的《姑苏行》,赵松庭老师的《幽兰逢春》都有昆曲曲调。蒋显伟的《姑苏行》是由昆曲旋律片段发展而来,结构较为完整,是一部音乐表现力很强的独唱作品。这部作品类似于昆曲《牡丹亭》中的《游园》。行板抒情性极强,意境优美,描写游人入园后对美景的悠闲欣赏,不禁感叹园中美景。就像《牡丹亭》,当杜丽娘走进花园时,他是快乐和放松的。

从歌曲的结构上可以看出,蒋显伟给它增添了昆曲的韵味,竹笛在为昆曲伴奏时,也经常以与咏叹调相同的音调演奏。所以竹笛的旋律和咏叹调挺像的。蒋显伟演奏时,将旋律拟人化,生动机智地模仿人声。《姑苏行》由俞训发老师演奏,俞老师对作品进行了完美的再创作,对原曲做了一些修改。它在保留昆曲韵味的同时,还加入了曲笛独创的演奏技法,使音乐在声音上动情,在表演上华丽真实,使这支极具江南韵味和昆曲意蕴的竹笛独奏曲风靡江南。

3.曲笛与昆曲音乐

昆曲音乐流畅间接,旋律悠长流畅。因为昆曲是以吴中方言为基础的,所以昆曲的唱法有江南武农软语的味道,在声韵上充满了诗意的韵味。“昆山腔”是魏良辅改革后的“水磨调”。从音乐角度来说,改良后的昆山腔更具音乐性。在旋律上,魏良辅遵循南方音乐的特点,采用五声音阶,音乐的进步以进步为主,追求一种流畅和自由。在节奏上,昆曲提倡“叫水磨,拍冷板”的方式,即在原有节奏上加“增板”,使节奏变慢,再在腔上加一些小腔。在配器上,昆曲摒弃了过去只用笛子和管子作为主要伴奏乐器的传统,创新性地用竹笛作为主要乐器,集笛子、管子和琵琶为一体,为昆曲演唱谱曲。由此可见,昆曲的演唱“必须使用侧管”,曲笛在昆曲表演中充分结合了昆曲的调式音阶、演奏技法、音色和节奏,从而呈现出优美的声音画面。

就昆曲的音阶而言,与曲笛的音阶结构完全一致,两者的旋律音阶都是五声音阶。在具体演奏时,演奏一般乐曲时,曲笛会根据曲目作者的要求设定调,但在伴奏昆曲时,曲笛的调又会发生变化,产生新的标准。昆曲演员会根据角色行当有“生、旦、净、末、丑”五种分类,昆曲中的曲笛会根据角色的需要定不同的调门。一般来讲,昆曲中的曲笛分为雌笛、雄笛两种,雌笛一般为音调较高的旦角及小生来伴奏,因此,定调相对较高,一般为D调,雄笛一般为音调较低的净角及老生来伴奏,此时定调相对较低,一般为降D调。

  在记谱法上,昆曲与曲笛是相同的,二者皆用工尺谱。在演奏技法上,曲笛按“依腔”、“贴调”的演奏方式进行,体现了“带腔”与“润腔”的特点,曲笛的演奏十分注重装饰音的运用,其中包括“颤音”、“赠音”、“打音”等技巧。这些技巧的使用,使昆曲尽显典雅柔和之韵味,在为昆曲伴奏时,如需要分割音时,演奏者通常会通过控制指法来完成。在演奏中,除体现曲笛本身的特点外,还需要根据昆曲剧目中不同的角色等来适当调整,使笛子的音色更加贴切的将昆曲中人物形象展现,如在为老生或花脸伴奏时,则应运用低音区进行,以此音色来表现苍劲的老生及花脸形象,当为小生或是旦角伴奏时,应运用高音区进行,以此音色来表现小生或旦角音色的明亮及身段的柔美,若是为两人对唱伴奏时则需要注意演奏时的语气的轻重缓急,这样才能为人物增色。 

  昆曲艺术的行当、做功、特色身段和表演特技,充分体现出中国戏曲虚实相生、移形写意的美学特色。人物的面部化妆和服饰都是有一定的程式和传统习惯在其中,每个行当都有特定的化妆方式和衣着风格,以便观众一眼就能知道角色的身份。传统的昆曲剧目有无数经典之作流世,如《牡丹亭》、《长生殿》,折子戏《单刀会》、《千里送京娘》等。随着昆曲创作的发展与进步。曲笛的音色及结构也在进行不断发展与完善。 

  四、结语 

  中国戏曲艺术博大精深,其唱腔与伴奏音乐都极具程式性及写意性,既有一定的规范约定又有潜在的灵活  本文由wWw.DyLw.NeT提供,第一论 文 网专业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和论文代写以及发表论文服务,欢迎光临dYlw.nET性,昆曲自诞生起至今日,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有“百戏之祖”的美誉,在中国传统戏曲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它的音乐既保留着古代传统音乐的痕迹,同时跟随时代的发展又具有时代气息。曲笛在昆曲中的运用,尽显昆曲音乐的美学特征,曲笛与昆曲相互依托,密不可分。昆曲的普及为曲笛艺术发展奠定了基础,曲笛为昆曲的伴奏又足以展现昆曲写意性的风格,曲笛与昆曲的音色极为贴近,且能相互融合。因此,在表达音乐,传递情感上,较之其它的乐器,曲笛能够更好的塑造人物形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