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艺术的纯粹之美—— Rushe

杨延安达和郝亚男

近年来,艺术开始寻求“回归主体”,以此构建当代多元、开放、包容的艺术观。女性艺术家也开始从寻求自我价值中觉醒,寻求自己的性别认同和自我意识,解构自己,并试图在艺术创作中表现这种觉醒的意识。这种艺术上的性别差异,让女性艺术家以独特的女性视角审视自己,进而解读世界。她们试图从自身的审美体验中探索隐藏的内心世界,在作品中表现出对事物独特的情感体验,更加注重女性独特的直观和功能性呈现,实现每一个自然、生命、情感和人的事物,从而表现出与男性不同的感知方式。女性艺术家以独特的女性接触进行思考和创作,呈现出具有文化研究意义的新趋势。

如今,各种流行的妇女聚会形式使来自同一或不同圈子的不同年龄的妇女能够在生活中相互交流,除了工作和家庭。乳舍自2002年成立以来,已有十多年的历史,主要由甄秋明、陈普、五团团、许李政、杨立新、李莉等组成。活跃在这个社会的艺术家都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女性艺术家。他们大多已经退休在家画画,缓解了噪音,缓解了工作和学业的压力,抛弃了市场的诱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充分享受生活。丰富的经历让他们感觉更平和,对艺术有不同的感受。

要留住热情和激情,让生活更有意义,更有价值,就需要追求绘画和自我,这也是绘画的初衷。虽然他们生活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有着不同的关注点、价值观和艺术追求,但他们通过艺术和绘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如舍”的起源来自于“真如”,即佛教的最高境界,包括梦、霹雳、碎片三个概念,希望能像面壁十年的佛陀一样有所突破。换句话说,对艺术保持一种纯粹而不功利的心,需要一种类似于佛的悟性,这也是如舍的目标和意义。

理解和真诚是属于真理的东西。我心中有一个共同的乌托邦梦想,让每个人都在艰难的条件下热身,从而互相激励,互相扶持,重振对艺术的追求,让自己在小裂缝中生存,为自己的艺术生存创造空间。乳蛇最大的特点是通过绘画来传达自己的生活经历,而不是建立一些艺术概念。从传统中汲取营养,运用丝网印刷、工笔重绘等不同的艺术创作方法,每个人都在寻找个人创作方法的道路上走向成熟,专注于自己的绘画,避免相互相似或影响,这表明画面中的不是技巧,更多的是一种内心对事物的看法和理解,成员之间的相互观察和讨论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反馈。

从内心出发,陈普认为绘画是生活的一部分。除了任何功利主义,他的作品都是画家人格和精神的外化产物,他画的东西是他心中最真诚的东西。人们认为艺术创作中的情感是使作品富有感染力的基本条件。他的作品隐含着他的精神诉求,包含着画家对过去心理的反思等因素。17岁那年,我下乡,20出头回到大学。我回头一看,有一种苦乐参半的感觉。她通常用直观的视觉图像来物化和重组自己的记忆,并以丝网印刷为媒介,在色彩应用中吸收中国传统色彩设计风格,增强作品的艺术语境和视觉心理感染力。她的《年轮》系列版画追求和表达了对过去生活的记忆和理解。最影响她,让她感触最深的是“文革”题材,出了《镜子》系列。受电影《空镜子》的启发,用现代的形式语言呈现历史,反映了历史演变中的冲突与进步。画家以客观而非批判的角度审视历史,让观者产生共鸣。虽然时代变了,但能唤起人们用当下的观念去思考和理解,起到一定的启蒙作用。《鸡冠花》的创作主题是从彩色墨水开始,然后复制到丝网上。在创作过程中,追求新的变化,其实是追求一种平和愉悦的心情。

杨立新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地”,而绘画是她心里的一亩地。她不是刻意寻求某种绘画语言,而是遵从内心的感受。下乡是他人生的转折点。17岁被分配到河北省围场县坝上当知青,随之而来的是繁重的体力劳动,生活的窘迫,前途无望。多年后,当她重新审视这种生活时,她发现这种经历让她对农村简单的民俗有了挥之不去的记忆,这成为她创作的不竭源泉。在带学生去南方写生的时候,游Xi关注的是老厨房和院子角落里朴素简单的生活场景。去西藏,大多数人都会被异国风情所感动,但她的注意力往往被不同民族生活方式在细节上的差异所吸引。藏族人民对自然的恐惧和他们与自然的真正融合深深地打动了她,促使她将对大坝上的风景和藏族人最真诚的感情强化到她的绘画中。从她《高原霞》 《牧歌》等一系列作品中,足以看出画家自身生活的痕迹,她认为人对事物的认识是一个由浅入深的渐进过程。我在平原上发现了许多独特的地方,于是我有了不同的生活。作为一个艺术家,应该深入观察生活和人,而不是简单地模仿他们。

甄秋明认为,创作的最高境界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而是用自己熟悉的艺术语言自由表达,尊重并坚守自己的艺术情怀。从运动图像中提取黑白,从感兴趣的图片中提取刀法。抽象之美、主观精神之美、张力之美是版画的魅力所在,使人不再被动地追逐自然、刻画形象,是对创作者提炼自然生活能力的考验。她不仅使用浑厚的刀法,还强调刀法之间的节奏。从密集刀法的有效组织,可以窥见女性艺术家细致优雅的性格。他的大部分油画都是基于朋友和日常接触,色彩温暖,对比强烈,吸收了印象派的表达方式。在以京剧为题材的油画中,我们试图吸收中国传统绘画的构图方法和绘画技巧,创作出具有适合自己表现形式的语言和审美取向的作品。它的黑白彩色墨水作品用色单纯而富有变化。在以狗为主题的系列作品中,用刀法般的笔触、夸张的手法表现人们对它们的伤害,及它们眼里透露出的忠诚和企盼信任的眼神。这里不是简单地对狗的影像作趣味性的描写,而是充满了对道德的深刻思考,对弱小生命的同情。她的画里流露出一种文学性的思考,呈现了生存在现代社会女性的内心感觉和自我意识。她提到女性的内心世界有时需要自我肯定,拥有自我时,内心会感到充实,这是一种自我的强大。而这种自我肯定是抽离了目的的一种结果,更加纯粹,整个的心路历程很美好,自己与画中角色相互体验、对话,就好像有一种空间,一种生活在别处的感觉。

李砺的作品中则是反复出现孩子嬉戏玩耍的母题,如《歌舞女孩》系列,从夸张变形的人物中,呈现出画家对生活恬淡安然的态度。画家在艺术中传达出的是对生命意义的追寻,也是一个现代灵魂在真实的生存体验中寻求精神家园的见证。她提到绘画一定要真实,要有感受,而不是去迎合市场或是受众的要求,只有在艺术作品中表达出真情实感,才能让人产生共鸣。她觉得所有的生活状态、场景都可以入画,故而创作不再会受到题材的限制。特别是提到艺术上的性别差异时,她认为男性艺术家可以把绘画当成一项事业去做,但女性由于家庭的牵绊,自己的绘画创作很难进入游刃有余的状态,处处都是被打断的,不易平衡。不能舍弃平凡的生活,就无法铸就自己的梦想。当女性坚持艺术的时候,往往意味着艺术对于她来说不仅是事业,更是一种信仰、一种生命,其实这才是艺术最重要、最本真、更纯粹的一种东西。这个社会的角色塑造使男性比较需要赢得别人的肯定,而女性相对来说追求这种肯定并非是她完全的目的,更多的则是追求一种自我充实、自我完善。这是一种真实的性别状况,但其实真正的艺术都并不是去追求别人的肯定,而应该首先是自我的完善。

画如其人,吴团团的善良少语、细腻浪漫的性格特点也穿插在她的艺术作品中,她的画大多带有一些神话故事的神秘色彩,像《一千零一夜》等。画面构图,分散与紧凑平衡有致,注重人体动作姿态的表现,很好地保持了作品的艺术氛围。还有一些自画像,传达的是对自我的一种剖析。她的专业方向是油画,其工作室专门负责舞台演出的服装设计,因为工作的关系,接触的多是文艺界的人,绘画圈的朋友较少,于她而言,在这个画社里,友谊是第一位的。她认为女性艺术家可能更多的是关注自己的内心,她并不认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就是要宣扬女权、性等等这些较为表面、特定的范围,实际上,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应该像小说、诗歌一样,自然而不去刻意表露,尊重心里想画的,但能充分显示出女性艺术家独有的特质。她认为活到老,画到老,就足够了,表达从自身内心视角出发的一种感受,并以此来肯定自己。

许正立先后学习过国画、油画和壁画,从其绘画作品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其艺术创作的形式与风格特征,包括了《空椅子》系列、《蝴蝶迷》系列油画,另有一部分的水墨创作,如《江南小景》《花卉》,都是从生活的细节处着手创作,无处不显露出对生活细致的观察和感受,营造出温馨别致的氛围,具有感情的魅力和思想的深度,所有这些都是通过一种诗意的方式表达出来的,她试图以一种极具个人色彩的观点和表达方式来诠释自己对生活的感知。看似琐碎的生活素材,通过其对线条、色块的把握有条不紊地展现在画面中,变得生动有趣,令人回味。她认为唯有热爱生活,才会对生活产生一种独到的眼光;享受自己的生活状态,就能敏锐地发现很多东西都可入画。而如社的这些成员画的东西大部分还是接近传统的,然而她们每个人都热衷于表现自己的生活视角,于是形成了互不相同的独特的艺术感受。

如社这样一个团体的成立,创造出一种鲜活的生活氛围,让这些女艺术家们的情感得到回归,思想的火花能够相互碰撞。她们这代人习画半生的经历,从发自内心对绘画的喜爱中体验到的是忠于理想、忠于情感、忠于自我价值实现的真诚与平静。她们在绘画上善用锐利、坚定的线条描绘、诠释身边的一切。艺术创作激发了她们的想象力和对生活观察、感受、思考的能力,而生活的美又反过来刺激她们创造出更多的艺术作品,这便是艺术实践的功劳。在一些作品中也反映出她们对城市历史和现实的思索,如陈普的《年轮》系列版画、李砺的工笔人物《观鸟图》、甄秋鸣的黑白版画《老桥》等,把历史的某个瞬间刻画得典型,且充满感情色彩。正是由于有了女性的细腻,其特有的魅力才得以喷薄而出。

当今的社会分工越来越严密,有时职业会被庸俗化。但从历史上来说,艺术其实首先应该是一种状态,其次才是一种职业,如社的艺术家们难能可贵的一点是,现在不管做什么职业,首先都能够坚守着这样一种状态,并保留着面向艺术那种纯粹而真挚的感情,想保持一颗艺术创作之心,不仅需要一种特殊的环境,一种特别的毅力和坚持,更需要对艺术怀有一种纯粹、向往甚至敬畏的感觉,这是一种特殊而又珍贵的状态。或许大部分艺术家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年轻时候凭激情来创作,还有一种是中年以后用一种悟性来创作,无论是哪一类,他们都可以很精彩。如社的这些女性艺术家们画的是自己真实的生活,或者说是一种真实的生命状态。不同画家的艺术作品,风格面貌各异,但对于生活细节都很敏感,正是那些独到的细节透露出这种真实的生命状态,这也是女性绘画中最难能可贵的特质。无论是从艺术语言的探索还是独特感受的意象出发,通过表现贴近生活的人、事、物这些真切的东西,传达出一种比真实更真实的,女性特有的精微。

(本文在如社各位女艺术家与《北方美术》学报执行主编邵亮教授的访谈基础上整理)

笪杨洋、郝亚楠:天津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在读硕士研究生

论文指导网 http://www.lvpengcheng.co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