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玩“火”游戏的昂昂

上海市长宁区金中路幼儿园申兰

在开展儿童自主游戏的研究和实践时,许多教师发现很难把握自己在其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教师是否应该介入,何时介入,以何种方式介入?这些相互关联的问题可以说是老师们讨论最多的话题。本期“互动平台”栏目,我们选取了两个有代表性的游戏案例与读者进行讨论。案例由上海的两位年轻骨干教师撰写,他们观察并记录了两个真实的游戏场景,并进行了相应的分析和反思。我们还邀请了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学院在游戏指导方面具有丰富理论和实践经验的周淑英老师分别对这两个案例进行了点评。作为读者,相信你对这两个案例有自己的看法。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和互动,逐步理清对自主游戏的一些认识,让游戏真正体现出促进儿童发展的独特价值。

场景再现:

一天早上,中产阶级的孩子们纷纷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区域游戏。Ang Ang选了娃娃家。他一个人在娃娃家做饭洗碗,玩得很开心。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听到他喊“着火了,着火了”。我看到他拿着“电话”,一边拨一边念叨:“119,119,我家着火了。”我也假装拿起电话回应他:“你家在哪?”他说不清楚地址,只告诉我:“是娃娃家。”然后我对他说:“你现在能找到安全的地方吗?我们马上就过来。”他立刻用手捂住口鼻,从娃娃家蹲了出来。到了之后,我让他打开水龙头,把火扑灭。

这时,鱼雨也来玩娃娃屋了。他和昂昂扮演父亲的角色,一个扮演孩子的角色。鱼雨一头扎进厨房洗菜、做饭、摆桌子。意气风发的几次想插手,但是窦不让他帮忙。玉玉饭还没煮好,昂昂又在厨房里喊:“火,火!”他打了电话,朝“电话”的方向跑去。我赶紧假装拿起电话,给娃娃家打电话找“爸爸”鱼雨,告诉他厨房的“煤气”已经关了,着火了。鱼雨迅速关掉“煤气”,火熄灭了,而昂昂站在一旁,看上去很失望。

后来又有两个小女孩悠悠和乐乐加入了娃娃屋游戏,一个玩妈妈,一个玩妹妹。“妈妈”和“姐姐”有说有笑,熨衣服,洗澡,写作业。Ang Ang和他们没有共同话题。于是,他走进厨房,打开“煤气”,开始叫:“火,火!”鱼雨听到后立即过来关掉了“煤气”。这时,昂昂喊了一声“哇”,丢下双手说自己被烧伤了。所有人都茫然的看着他。我进了娃娃家,检查了昂昂的手,对大家说:“真的,我被火烧到了。我该怎么办?”“妈妈”说,“带他去医院!”然后几个孩子围绕看病和照顾病人的主题玩游戏,做病人很开心。洋娃娃的房子再也没有着火。

案例研究:

在我看来,在游戏中,意气风发造成了三次“火”,都是为了寻找游戏的伙伴。昂昂第一次利用火灾事件寻找玩伴时,老师们也加入进来,和他互动,一起玩,满足了他玩游戏的欲望。柯宇玉加入游戏后并没有和昂昂互动,于是昂昂再次试图利用火灾事件寻找玩伴。这一次,鱼雨通过行动(关火)直接解决了问题,没有和Ang Ang在语言和肢体上互动。可以说,这两个孩子在游戏中的自我满足分是不一样的:鱼雨对素材的操作很满意,他的角色行为都是围绕着游戏素材;而Ang Ang想从角色之间的互动中获得满足感。显然,第二次火灾事件的决议并没有让他满意,所以他看起来很失望。昂昂第三次试图利用火灾事件寻找玩伴也失败了,于是他哭了,这也是想引起同伴的注意,但同伴们没有理解他的意图。这时候老师的参与建立了优优(娃娃的妈妈)和昂昂(娃娃的孩子)之间的联系,让大家围绕看病这个主题来玩游戏,角色之间的交流更加有效。

鉴于此案发生在中班上学期,就年龄特征而言,这些孩子不会在游戏中协商确立游戏主题,大家各奔东西。因此,教师在游戏中一定要注意观察,必要时引导他们将游戏主题串联起来,从而触发更多的游戏情节,引导他们互动,从而满足他们的游戏愿望。

游戏是孩子日常生活体验的反映。鉴于中产阶级儿童在社交游戏中仍然缺乏角色互动意识,教师应注意引导儿童在日常交流中关注周围人与自己的关系,以提高儿童游戏的水平,使游戏对儿童的社会发展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