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诗歌中的月亮文化

张永芳

(甘肃临夏惠民中学731100)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朴实无华、幽玄诗意的月亮文化,是一种表达个体生命体验的文化,是一种与普通人的情感方式密不可分的民俗文化。沿着诗歌的源头顺流而下,我们会发现月亮与中国诗歌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古代。月亮是古今诗人最喜爱的诗歌意象之一,经常出现在古典诗歌作品中。

《诗经“陈风”月出》中有一首诗《月明人美,舒窈正,阵痛悲》,以皎洁的月光衬托出美女,表达了青年男女相见的情怀。《古诗十九首》里也有一句话“月亮一亮,让我铺床。”。魏晋南北朝时期,关于月亮的抒情诗日益增多,其风格和表现手法也多种多样。曹操用“月星稀,乌鹊南飞”这句名言,创造了景物中含蓄的意境。曹丕的《明月照在我床上,星辰西流至夜深人静》,曹植的《明月照在高楼上,时光在流浪》等都比较受欢迎。何逊“草如袍,秋月如扇”的比喻新颖、典雅、独特。谢庄名篇《月赋》:“白露暖天,明月流空”,“美人美绿,月明千里”,声情并茂,景色生动,情深情深。中国古典诗歌的皇冠在唐代形成,唐诗中的咏月诗更加辉煌。《全唐诗》里几乎每个著名诗人都有一句描写月光的好句子,风格各异,功德各异。张的的灵动之美,孟浩然的恬静之美,的清新之美,李白的豪放之美,杜甫的沉郁之美,白居易的通俗之美,李贺的奇诡之美,杜牧的凄清之美,李商隐的凄清之美,韦庄的疏淡之美,在清远的明月诗中都有充分的体现。王维的《松树林里的月光,小溪里的水晶石》,孟浩然的《世界多宽,树多近天,水多清近月》,等等。对风景是抒情的,平静而自然。王昌龄《我不能听混沌,高秋月照长城》白居易的“东有静舟,西有静舟,但见江心秋月。”以风景衬情,含蓄含蓄,意在言外,余音绕梁。李白的《直到,举起我的杯子,我问明月,把我的影子带给我,让我们三个》,杜甫的《什么时候是同一个杯子,就像我们昨晚在月亮上散步一样?\”借月亮模仿人,真挚生动。品尝这些诗句怎么能不让自己沉浸在艺术美的享受中?

宋词写月抒情,造意境。不朽的作品比比皆是。严丰的《在梦里,只有华庭和月亮知道》,写了很多感情,婉约而含蓄;张喜安的“云破月花生影”把风景拟人化,生动形象。颜《临江仙》向月亮祈求幸福爱情作证;朱的《去年元月时》通过过去与现在、过去的对比,表达了对美好过去的无限眷恋,其中“月与灯依旧,去年不见人”。姜夔的《二十四桥还在,心潮澎湃,冷月无声》,借月色宣泄着南侵晋人的情怀。文天祥的《不与人同床,秦淮当孤月》描写了他在狱中,没有办法报效国家的愤怒。元曲中也有许多关于月亮的诗。在《商调“集贤宾”宫词》中,曾瑞用了一句话“只有嫦娥对别人没有爱,只有可怜和孤独。透过薄薄的窗户,月亮斜斜地照耀着,”写的是被冷落的嫔妃的痛苦。关汉卿的《爱是通过长门、夜月和单鹃》,张可久的《紫色的晓寒布满月亮和天空》等。都是流传千古的优秀句子。

伴着月亮,有精神的自由翱翔,有诗意的情趣,是一种诗意的栖居。因此,从古代到现在,文人诗人总是喜欢吟诵月亮,并拥有

无论在人间还是在天上,都只有难以诉说的爱情,但最诗意的男女之爱,总是诉说着满月。月亮成了爱情的证明,成了包含男女相思的感伤之物。“明月照高楼,时光飘零。世间有哀女,哀多于哀。”“月亮,现在在海上变得完整,照亮了整个天堂。爱远离黑夜,远离黑夜的长久体贴。”“明月照我床,星汉西流夜尚幼。远远地看着对方,只能限制河梁。”“月寄相思千里”,只有“月代表我心”,才能有“柳梢月,人约黄昏后”的浪漫。李清照《一剪梅》:“雁归来,月满西楼”,对满月的期待也是对满相思的暴露。自封易《长相思》:“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时候。月明人靠楼。”用最简单最通俗的语言,描绘了一幅渴望一个女人的画面。——痴情的女子斜靠在吊粮花东的阁楼窗外,仰望着月亮的天空,一个人,百无聊赖,有着无尽的思念和怨恨。她只能在心上人回来的时候放弃。这里的月亮是千里之外的情侣们唯一可以一起欣赏的风景。他们只能在满腹心事的时候对着月亮说话。这里的月亮是相思之物。自古以来,月亮、爱情和诗歌密不可分。

第二,怀旧、亲情、友情和国情的纽带

寂静的夜晚,皎洁的月亮,常常引起流浪的乡愁,唤起诗人的乡愁。李白的绝句《静夜思》,是著名的流浪乡愁作品之一。\”我的床脚闪着如此明亮的光,是不是已经结霜了?\”写着白如霜的月光,抬起头来看,我发现是月光,又沉了回去,我突然想到了家“写着满月和乡愁,在平原上看到了乡愁的深情。杜甫“他知道今晚的露珠会结霜,家里的月光是多么明亮啊!”甚至唱出了杜甫思乡、怀古的思想。范仲淹《苏幕遮》中,“岳明楼高而独立,酒入愁苦,化为相思泪。”他们都选择“月亮”这个形象来表达乡愁。苏轼的“但愿人长命百岁,与弟共赏明月”是深沉思想的体现我送上我的心和明月,我会跟随你直到夜郎溪。\”这是李白对好朋友王昌龄的真挚关怀和思念. \”当春风是绿色的,江南岸是绿色的,为什么明月会像我一样回来?“诗人的内心充满了因思念而引起的疑虑。在这些文人骚客的作品中,很难区分是月多情还是人多情。

三、离愁不恨的象征

满月意味着团圆,缺月自然意味着离别。“人有喜怒哀乐,月有阴晴圆缺,古难尽”(宋?苏轼)。但即使一个心胸开阔的人说“为什么要在岔路口徘徊,像一个心碎的孩子一样擦擦眼睛?”,那种“不断切割,管理混乱”的悲伤依然落在他的眉梢,又回到他的心里,挥之不去,渐渐远去。我能做的只有喝烈酒,睡得很香,可是晚上却情不自禁地醒来,辗转反侧,看着《,晨风残月》(宋?柳永),忆“明月当时在,照彩云还”(宋?燕,),期待当杯重,分享喜悦。搁浅的方要么“无言独上西楼”,看“月如钩”;要么“可怜新月为谁好,无数晚山相对愁”(宋?王安石)。更有力劝“明月楼高休独倚”,以免“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尽管“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唐?张九龄),却仍是“青鸟不传云中信”,只落得“肠断白萍洲”。愁极恨至。“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宋?吕本中《采桑子》)

四、对永恒、无常的感慨

面对宇宙的浩瀚,明月的无穷,人生的有限,多少伤时、惜时、叹时之作流传千古,月早已由“白玉盘”意化为如流水一般东去不回的时间意象,让人在浩淼无穷、深邃永恒的宇宙面前,顿生渺小之感、短暂之感和世事无常之感。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刘禹锡驻足“石头城”的秦淮河畔,仰望苍穹,一弯“旧时月”引起了诗人对历史的浩叹和追思,感慨系之。月作为历史的见证,阴晴圆缺,循环往复,亘古不变,月在诗人眼中是“永恒”;石头城昔日繁华,今日萧条,可谓“无常”。在永恒与无常的鲜明对照中,在历史与现实的梦幻交错中,诗人不禁感慨万千。

李煜说:“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虞美人》),世事无常,如烟似梦,往昔歌舞升平、雕梁画栋的故国金陵如今只能在追忆中重现——所谓无常;而春花秋月亘古不变——所谓永恒。春花秋月的良辰美景只能越发衬托出国破家亡、君王沦为阶下囚的悲哀。

张若虚从“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发问中引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感伤。虽年年岁岁“月”相似,却岁岁年年“人”不同。人生就如同历史长河中稍纵即逝的浪花一般,显得短暂而渺小,而明月、宇宙才是伟大而永恒的存在。诗人以月作为人生的参照物,通过对月之永恒与人生无常的哲学思辨,抒发了绵绵无绝期的悲痛之情。李白的“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悠悠万世,一轮皎洁的明月长挂碧天苍穹,毫不吝惜地倾泻着邈邈银辉,它晚升日隐,与人总是若即若离。今人看不到古时的明月,古时的人也看不到今天的月亮,明月长在,而人生短暂。面对亘古如斯的明月,诗人不觉感慨系之,引发了对人生哲理的探求,把宇宙的浩瀚无际、时空的苍茫无限与人生的短暂渺小巧妙融合,抒发了永恒与无常之悲。

五、 高洁志行的寄托

月悬于天,何等高洁,何等神圣。月就这样以它特有的气质又成为了人们理想的寄托物,诗人们更是借它来言志抒怀。李白的“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向世人展示了自己诗仙的豪情与洒脱。而诗人的梦中,竟能“一夜飞渡镜湖月”,诗人的诗兴由此而发,壮怀由此而起。而他的“举杯邀明月”之举,更见出其孤独之中的高志亮节。

在浩瀚的古典诗词里,众位诗词巨匠将自己对理想的讴歌,对未来的向往,对爱情的礼赞,对生命的叹息,对命运的无奈都融入月的世界里,在月光笼罩下倾诉一腔情怀。不论是悲、欢、离、合,都融入朗朗的明月,在物我合一中达到灵魂的飞升,今天读来仍余韵袅袅,荡气回肠。

月的这些意蕴,是诗人们所赋予的,但也正应其可寄寓如许多的意蕴,清辉遍洒的月又成了文人骚客们的宠儿,相信这一脉月文化也将随着我们中华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永远流传下去,也许在将来的时候,人们又会赋予它新的情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