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下的传统农业营销创新研究

>

胡文静

(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武汉 430079)

摘要:大数据时代通过对海量的非结构化数据的分析挖掘,发现、提取有价值的信息,可以为农业提供决策依据和策略参考。从传统农业营销现状分析入手,联系大数据时代给传统农业营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提出立足精准营销,拓展订单农业;聚焦口碑营销,打造绿色农业;借力体验营销,发展休闲农业是传统农业走出营销困境,实现营销模式创新的有效途径。

论文指导网 http://www.lvpengcheng.com
关键词 :精准营销;口碑营销;体验营销;传统农业;大数据时代

中图分类号:F713.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5)07-1770-03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5.07.060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收入的增加,消费者对农产品的需求呈现动态化、个性化、优质化趋势,同时,农业科技的发展也使得农产品产量不断提高、品种日益丰富,出现了很多优质特色农业产品。在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信息传递显然对农产品营销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由于各方面的局限,农业经济中信息不对称现象仍非常突出,处在生产者位置的农民在农产品供应链中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传统农业营销仍然面临一系列问题。

1 传统农业营销现状

1.1 农产品滞销,丰产不丰收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生产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农产品受季节、气候、区域等因素影响,在生产上呈现一定波动性;而市场杠杆作用下,许多农民摸不准市场行情——“种什么不种什么,基本依靠惯性和小道消息”,盲目跟风现象较为普遍,造成农产品滞销,丰产却难丰收。产销信息不畅是导致农产品滞销的关键原因,尽管农业部早就着手搭建农村网络信息平台,为农民提供农产品信息采集、整理、分析和发布服务,但在实际运作中,信息发布仍然呈现滞后性,农民抱怨“指导一次错一次”。

1.2 营销方式落后

目前采用的营销方法主要是线下营销[1]。线下营销又分两种,一种是“守株待兔”方式,就是农民在农产品收获以后,等着产地批发商上门收购,再经过层层流通,最后到达餐桌,在这种“垂直化”的传统链式营销模式(图1)中,农民处在相对被动的位置,没有议价的实力,只能是价格的接受者,这种营销模式使得农民远离消费者,无法准确获得市场反馈信息,更谈不上产品需求分析和市场预测。另一种是“提篮小卖”方式,就是农民自产自销、走街串巷地销售农产品,这种模式属于个体经营,组织化、规模化程度低,产品营销辐射半径有限,且产品类型单一、同质化程度较高。

除了传统线下营销外,目前有个别省份的农户开始尝试线上营销,如网上销售生猪、花卉、土特产品等,但由于农民网络营销意识不强,农村信息化基础薄弱,农业物流社会化、市场化程度较低,这种方式仍然只是星星之火,尚未燎原。

1.3 营销渠道不畅、流通成本上升

农产品从生产到消费,一般要经历5~6个流通环节,上述流通环节中存在大量的中间商[2],他们控制着供需信息,在渠道中拥有主导优势,容易引发道德风险,甚至出现中间商恶意操纵流通及信息渠道现象,进而导致农产品价格大起大落,严重扰乱经济秩序。另外,农产品流通环节多,仓储运输成本必然加大,农产品在储运中的损耗也随之增加,再加上中间环节层层加价,整体流通成本不断攀升,最终中间商获利较丰,而消费者和农民都没有得到好处。

2 大数据时代给传统农业营销带来的挑战

根据IDC市场机构的定义,大数据是指为了更经济、更有效地从高频率、大容量、不同结构和类型的数据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而设计的新一代架构和技术[3]。大数据时代的决策行为日益偏向数据和分析,而非经验和直觉,它在给各行各业带来新的经营理念和新的数据分析挖掘手段的同时,也给传统农业带来了一系列的机遇。首先,手机作为上网终端迅速崛起使得农民触网成本显著降低,借助移动互联网等现代科技,实现了对用户需求和行为的精准判断;其次,国内大型电商平台如淘宝、京东等,积极试水农产品交易市场,使小农户与大市场的无缝对接成为可能。传统农业营销如何在大数据时代抓住机遇,需要克服来自以下几个方面的挑战。

2.1 农民信息化意识淡薄,信息应用能力不强

在这样一个号称“数据钻出石油”的时代[4],传统农业亟待升级为现代农业,这不仅仅是技术上,更应该是思想和观念上的革新。然而对农村地区的调研显示,中国农民整体文化素质不高,加上后期缺乏专业培训,真正懂信息懂科技,有数据分析及应用能力的农村高素质人才十分缺乏。农民的价值观念、工作方式、生活习惯并没有顺应信息化时代数据集中爆发的趋势,主要表现在对市场需求信息的获取、整理、分析、运用上缺乏主动性,农民的网络应用仍然以网络视频、网络音乐、网络聊天以及网络游戏等娱乐目的为主,利用网络信息指导生产经营的比较少[5]。

2.2 农产品标准化难以实现

农产品从生产到走向餐桌,其不易标准化的特点制约了其流通力度。不少农产品的分类、分级、分等大多凭人工感觉,误差过大;产品包装从材料到包装管理都没有统一标准,标准化的编码技术也未普及应用于农产品营销,给农产品的储存、运输和加工造成一定困难,无法以一种更专业、更快、更具成本优势的方式满足人们对农产品的需求;涉及农产品污染、农药残留等缺乏质量标准监管制度,增加了消费者购买的风险,影响了农业物流活动的质量、效率和效益的提高[6]。

2.3 信息数据共建共享体系有待完善

随着数字营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各级政府虽然早就意识到农业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性,也在着力构建电话、电台、电视、电脑和乡镇农业信息服务站,即“四电一站”农业信息服务综合平台,但由于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投入难以一蹴而就,加之采取由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信息收集、发布模式,各级涉农政府协调配合不力,农户也没有参与的热情,造成农业信息化程度不高,信息进村入户难。没有高效的数据平台、数据分析团队和技术团队,将很难适应数字化时代,因此有必要在政府、农村网商、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三方合力下,加速建设农村信息数据共建共享体系。

3 大数据时代下的传统农业营销创新探讨

基于大数据时代给传统农业营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分析,传统农业要实现发展,适应新时期的市场需求,可从以下方面展开探索,构建新型农业营销模式(图2)。

3.1 立足精准营销,拓展订单农业

大数据时代下的消费者需求、行为可以预见,甚至借助数据分析技术及移动终端使用行为可以从“找对消费者”进而“找到消费者”,实现适时、适地、按需推荐农产品,进行销售引导,提高交易达成率。同时,根据消费者的购买习惯、购买方式、购买时间间隔等,给出实时消费建议,进而在消费者和农户之间建立相互信任的产销链接,真正实现精准营销。

专注精准营销促进了订单农业的发展,以顾客订单为导向的新的农业营销模式开启。订单农业主要表现在:未收先卖、未种先卖,中远期交易成为农产品交易的主流;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使得终端消费者由大中型客户走向零散个体客户,惠及更多的消费者;订单农业的品种数量增加,由玉米、大豆、水稻、小麦、油料等粮油作物逐渐扩展到蔬菜、畜产品、水果、水产品等地方特色农产品,并由种植业延伸到养殖业、加工业;依托日益发展的第三方物流甚至农村物流,订单农业的交易范围也将进一步扩展,走出当地市场,迈向国际市场。

3.2 聚焦口碑营销,打造绿色农业

随着微信公众平台、大众点评网、人人网等一批社交平台的兴起,消费者分享互动的信息不断填充进数据平台,有关产品的口碑得以放大化,引爆口碑营销。农产品营销应该把握机遇,顺势而为,聚焦高人气、高活跃度的网络社交平台,与消费者展开立体互动,引领消费潮流。城市消费者对反季节、跨地区绿色农产品的需求强烈,但苦于没有可靠的购买途径,可以在信息发布中增加一些原生态、纯手工、无添加、无残留、新鲜、绿色的特色产品的宣传,并将产品的自然生长环境、绿色安全加工方式、纯手工制作流程以视频或图片形式进行发布[7],打造绿色农业生态链。可以发起各种形式的点评、人气推荐活动,以顾客的再度口碑传播获得几何量级源源不断增长的新顾客;再通过微信公众平台、朋友圈、短信平台等,向顾客定向发送产品促销信息、优惠方案或团购券等来促进消费。

3.3 借力体验营销,发展休闲农业

休闲农业是指综合利用自然生态、农园景观、农业设施、农业文化等资源,以农业活动为基础,结合农业和旅游业,集生产、生态和生活为一体的新型农业产业,其目的是为民众提供休闲观光服务的同时,增进民众对农业、农村以及农家生活体验[8]。现代社会处在“鼠标+水泥”的包围之中,居住环境日益污染恶化的城市消费者迫切需要返璞归真、享受休闲淳朴的田园生活,体验和感受成为当下影响消费者购买决策的最关键的因素。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城市规模的拓展、城市人口的增加为发展休闲农业提供了巨大的客源市场,而大数据时代为产业的越界混融、经营的横向跨界、生产与消费的融合提供了充足的条件。现代农业完全可以结合自身优势,充分挖掘客户需求,借力体验营销这种方式发展休闲农业。对消费者在旅游社交网络、搜索引擎、电商平台等留下的数据进行深度挖掘,可以快速、自动地对客户进行细分,识别出优质客户群;可以分析其小众化、个性化的需求偏好,然后为其量身定制随时间、季节变化的休闲体验方案。如定制春赏花(油菜花、桃花、梨花)、夏观荷、秋采瓜果莲蓬、冬挖藕等农业观光及主题采摘活动;开发插秧割稻、种花养鱼、种植蔬菜、牧牛挤奶等农事体验活动;推荐手打年糕糍粑、湖滩露营烧烤、篝火晚会、斗茶、舞龙舞狮等民俗文化体验活动等。以地道的“农”味吸引周边城市消费者,以新、奇、巧的创意体验,为传统农业营销注入新的活力。

论文指导网 http://www.lvpengcheng.com
参考文献

[1] 曾淑云.论如何有效利用网络推广来销售农产品[J].中国电子商务,2014(16):16-17.

[2] 周 华.渠道沟通对农产品流通效率的影响[J].中国流通经济,2013(12):70-75.

[3] 丁家伟,徐薛艳,张建华.大数据时代下农家乐旅游产品营销策略研究——以上海市闵行区农情园为例[J].上海农业科技,2014(1):22-24.

[4] 何志钧.理解“大数据”时代[J].新闻研究导刊,2013(5):15-18.

[5] 刘铁民,周 静.借鉴美国经验促进我国农产品网络营销快速发展[J].农业经济,2012(1):108-110.

[6] 徐 征,张 璐,黄长江.南阳市农产品网络营销现状与对策分析[J].时代经贸,2010(14):168-169.

[7] 胡 冰.浅议农副产品在网络营销上的新发展[J].农业经济,2013(3):127-128.

[8] 王艳妮.“大时代”视野下茶产业创新研究[A].第十六届中国科协年会茶学青年科学家论坛论文集[C].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学会学术部,2014.

相关新闻